Another Steve:A Happy Geek

Q1

《生活大爆炸》第四季第二集片尾中,谢耳朵操控虚拟化身设备,在芝士蛋糕工厂中遇到被其称之为“The Great and Powerful Woz”的Steve Wozniak,并上前与其搭讪。Woz在谢耳朵自己心目中的科技远见卓识者排行榜位列第15位(Jobs是21位),同时称Apple二代“nifty”,并希望得到Woz的签名。可见在热爱技术的极客圈子中,Woz的影响力并不亚于Jobs。

在本书中,Woz在谈到与Jobs的关系时,是用一种很“相逢一笑”的口吻叙述当年的故事,没有说过Jobs一句坏话。即使在平分雅利达公司《打砖块》项目酬金时,Jobs的实际得到的数字并非是他告诉自己的数字,Woz称“他欺骗了我,伤害了我”、“每个人的想法不同,但他仍然是我的好朋友,与我情同手足”。但是Woz强调“我们是很不一样的人,很不一样”。

相较于Jobs的光环,Woz纯粹的工程师精神显得更为“可爱”与“平易近人”。Jobs拥有无与伦比的说服技巧,知道如何从英特尔的销售代表那里免费要来昂贵的DRAM芯片,熟稔顾客需求,擅长销售。而Woz则致力于技术,抵触管理工作,对于管理责任“有着十足的不安全感”。乐善好施,曾低价出售苹果股票给员工(被Jobs称之“软弱”)。一掷千金自费开办音乐节,资助儿童博物馆。笑口常开,从小玩各种国际玩笑,一心愿意给五年级小学生当电脑老师。为了自己曾经的爱人,成为终身共济会成员(自己说与其他成员没有什么相似之处)。拥有欢笑的人生,自称“永远不想成为权威人士”。Woz出版本书的初衷之一也是为了澄清之前关于自己的种种错误信息,比如自己没有被退学、没有和Jobs一起上过高中,最早的Apple一代也是自己独立设计出来的。

Jobs和Woz之间对于产品思路的争执也分别代表着两种典型的产品研发思路:外观设计主导or硬件性能主导 。在1976年Apple二代中的是否8个插槽设计之争由此可见。似乎在Woz那里外观设计始终不是一个自己关注的重点,以至于后来90年代末期令人惊艳的彩色iMac在Woz口中也只是如此。“我从来没有为iMac着迷,我不在意它漂亮的颜色,也不认为它看起来有多么好看”。不过也正是因为Apple二代的最终按照Woz的意愿研发出来,此产品也成为了早期Apple产品线中最畅销同时也是最稳定的产品,谢耳朵口中的“nifty”产品。

人们总喜欢把Woz称为Jobs背后的男人,我却不这么认为。Woz热爱技术、运用技术实现自己事业的成功。离开苹果电脑另起炉灶,享受发明乐趣。热爱公益事业,像顽童一般对自己的爱好一掷千金,也没有对“Jobs=Apple”的巨大荣誉心存芥蒂,现在依旧健康的活着,如此纯粹的人,难道不是一个人生大赢家吗?

anyShare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