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丧青春

psb-4

 

这本书是大三时候买的,当时晓松在《晓说》后非常“无耻”的进行轮番广告轰炸推荐,于是在网上为了凑考研资料包邮就买了一本。考研复习时草草的翻过一遍,前几日查阅晓松的一个剧本,又重新阅读了一遍。没想到有很多以前没发现的惊喜。感触最深的莫过于晓松自传回忆《如丧青春》,里面记叙了他当初如何在学校组乐队,从清华退学,一路游历到海南岛和老狼在一起卖唱为生,流窜到厦门大学三不管的“东边社”,过了一段不羁的岁月。人们所羡慕的不就是自己所缺失的吗?

所谓旅行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。自己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独自出去走走。缘何“独自”?一方面是没有人陪,朋友们对于我这种漫无目的的walking少有兴趣。另一方面也是喜欢自己这种说走就走,想回就回的自由。借助苏南发达的交通枢纽,利用闲暇时间把周边城市都走了一遍。有人说中国的城市建设得都是大同小异,当然我也不反对这种说法,但是当你真的心平气和的走在那些老区,看着那些大学里一个个朝气蓬勃的学子,品尝沉郁当地千年的味道,你就会拥有属于这个城市的独有记忆。自己常常是走到哪里就吃到哪里,原来还习惯用手机地图导航,结果沿途看到更有意思的地方就偏离了原来既定的路线,后来索性关掉,漫无目的的Walking。

一个人在苏州走在平江路上,偶遇发小。寒风瑟瑟的青旅里,和同屋的几位广东姑娘聊生活,聊旅行,聊电影。在上海的青旅结识一位学医的帅哥,被介绍去小杨生煎后,结伴去交大、上图和静安寺。路过宋庆龄故居时,自己对着门口拍照,没看到有站岗的大兵,被”最可爱的人“掏枪警告。

身体和心灵,总要有一个在路上。可惜我总是心灵在路上。迄今为止,没去过北国看过雪景,没去过东瀛追忆少年动漫记忆,没去过青藏净化心灵,没去过宝岛倾听“不一样的声音”。不过我不觉得有什么惋惜,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旅行回忆,而且这些地方将来我都会去。

又扯远了,《如丧》里面最喜欢的小说是《如丧青春》,最看好的剧本是《侠客行》(真希望能解禁拍成电影)。杂文最让我掉眼珠子的是那篇《如果我是女的且长得好看,我这样成长》(写得太露骨了),正所谓“奇文共欣赏,疑义相与析。”

anyShare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